顺风车平台备战春运:哈啰、嘀嗒奇袭滴滴低调扩容

✅黑色星期天背景故事,顺风车平台备战春运:哈啰、嘀嗒奇袭滴滴低调扩容-青曼速讯_顺风车平台备战春运:哈啰、嘀嗒奇袭滴滴低调扩容

  原标题:顺风车平台备战春运:哈啰、嘀嗒奇袭,滴滴低调扩容

  2020年春运大潮即将拉开序幕,顺风车平台也进入市场争夺高峰期。日前多家平台发布春运计划,作为近年来最早的农历新年,今年的春运客流呈现务工人员、学生、探亲、旅行高度重叠的特征,这无疑为顺风车市场带来巨大商机。

  火车票难买、机票昂贵、自带行李换乘不便、长途自驾返乡成本高等是历年春运民众出行的突出痛点。相比之下,顺风车则具有长途低价、一站直达、成本互助分摊等绝对优势,这无疑为更多旅客提供了一个新的春运出行方式。

  从数据上来看,2017年跨城顺风车输送人次约1400万,2018年该数字则达到5200万,相当于民航春运运力的79%。去年春运滴滴顺风车的下线,留出了巨大的市场缺口,以哈啰出行、嘀嗒出行、高德、曹操出行为代表的顺风车平台迅速切入市场。

  作为后来者哈啰出行尝到了甜头,仅仅上线一年哈啰顺风车已经进入全国300多个城市,根据官方数据显示,目前哈啰顺风车认证车主为1200余万人,总完单量达8000万。

  为了拿下2020年春运期间运送总人数1280万的目标,哈啰设立了8000万元“春运基金”鼓励更多车主和用户使用顺风车,其用途包含一万个乘客免单名额、一万个车主油费奖励、智能用户补贴、邀请活动限时升级等。另外还将在原有安全保障机制上推出四大安全举措助力2020年春运平稳运行。

  嘀嗒出行同样补缺了滴滴曾经的缺位。在滴滴顺风车第二次恶性事件发生后,嘀嗒平台曾迎来一波车主注册高峰,百万车主突然涌入平台。今年嘀嗒出行主打安全牌,启动了顺风车春运安全专项行动。

  对于滴滴顺风车而言,今年是回归市场后的首个春运,一面是竞争对手的迅速进攻,一面是市场对其安全保障工作的高度关注,因此在市场扩容上滴滴显得谨慎而低调。近日滴滴顺风车宣布增加试运营范围,包括北京、武汉、佛山、南昌、长沙五城上线运营,但诸如上海、杭州、深圳、广州等春运返乡顺风车需求旺盛的城市依然未上线。

  “春运是顺风车用车需求最旺盛的时候,滴滴在春运前一个月上线顺风车,就是希望能够借春运迅速重启顺风车市场,如同春秋季是共享单车的关键决胜点,春运是顺风车抢夺更多用户的最好时机。”一位投资人士告诉记者。

  春运既是业务高峰期,也是安全事故的高发期,对于所有的平台而言,安全仍旧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利剑。

  哈啰顺风车业务负责人江涛表示,在去年连续两起顺风车恶性事件之后,很多用户会将顺风车和不安全划上等号,对于顺风车的接受度大打折扣,用户沟通和教育依然是行业需要做的工作。

  “顺风车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双边平台,C2C平台里面其实会面临非常多的问题和矛盾。”江涛表示。例如乘客和车主对于顺风车的预期和认知上会存在矛盾,价格方面也会存在不理解,包括安全和用户隐私方面,乘客认为信息越透明越好,而司机认为私域场合安装摄像头不合适,诸如此类的问题都会影响到交易效率。

  “顺风车行业目前还处在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。”江涛表示。首先行业的渗透率依然非常低。目前顺风车车主注册规模为2000万-3000万,按照2亿私家车主来计算,渗透率只有10%。从乘客端来看,行业渗透率也只有百分之十几。

  其东花市二手房次,整体供需的司乘的匹配效率也非常低,司机和乘客的被接单率只有50%-60%,大约一半的需求未得到响应,而网约车、出租车的被接单率为80%-90%。这主要源于司机和乘客的规模和密度还不够,此外,顺风车整体的匹配技术、模型和算法还处于早期阶段,有赖技术的进步和发展。

  这也使得当下顺风车市场仍存在种种乱象。首先企业唯规模增长,江涛认为一些企业表面上是服务客服,实际上是服务资本,通过融一大笔钱,再做补贴、打价格战、冲规模,然后继续进行下一轮融资,周而复始。

  第二偏离顺风车本质的运营模式大量存在。一些企业向快车、网约车司机开放顺风车注册,向运营车辆开放注册,甚至对顺风车每天接单次数不做限制,一天可以接十几个单,无需人脸识别就可以接单,从而透支了社会信任。第三,行业仍缺乏有效竞争。

  江涛认为,安全将成为顺风车市场2020年的关键词,随着用户规模的增加和不同类型车主的加入,会使用户的交易场景变得更复杂,也会对安全提出更多的挑战。其次,伴随滴滴的回归,新竞争者的加入,整个顺风车行业的盘子将变大,在用户出行确定性得到保障之后,顺风车在成为主流出行选择上会进一步加快速度。

责任编辑:赵慧芳